开门啊道长

啥粮都吃,只要好吃

(刀剑乱舞乙女)一种妄想(一)

(刀剑乱舞乙女)一种妄想(一)

1、第一人称注意⚠️OOC,迷幻,总体All女审,偏安定
2、左文字一家,因为今天小夜捡到了江雪
3、一期切开黑
4、争来争去,安定或成最大赢家∠( ᐛ 」∠)_
5、这篇里会有黑暗本丸的设定,虽然都是喜欢安定的审,但是和之前那篇不是一个( *`ω´),所以要是会接着写的话,世界会慢慢展开的,谢谢。P.S.慢热

1.
“政府新下发了文件呢…这几天锻刀的话,一期出的机率会变大哦?”同行的友人兴致高昂。

“唔。”我没什么特别的想法……唉,虽然这样好像有点对不起本丸的藤四郎们,不过毕竟我是有家室的人了(单方面这么认为的),要是在这方面表现的太热情,总觉得会很不妙耶。

毕竟这个时间卡的很微妙呢,家里的刀男们也都知道我并不是热衷于政府活动的那种审…但是临分别前我拗不过邻审的强烈安利,答应她这两天会去好好锻刀的。

啊,要发挥演技了。要很淡定自然的。

在这方面我自认为还是挺强的,只要换一下重点,就算是安定也不知道我的真情和假意了(自以为)。

*
我决定打一波直球,“安定啊,”我看着安定的鼻子,据说这样会让人觉得真诚,“藤四郎们想哥哥了,今天就让退酱担任近侍,和我去锻刀咯?”

安定甜甜甜。

*
结果一下子就锻出了一期一振。

*
在锻出一期之前,我并没有考虑过要怎么用他,锻出来之后,毕竟算是重要的战力,再加上因为我和安定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特意避开刀,导致整个本丸都知道了我是为了“可怜的思念哥哥的藤四郎家的短刀而特意去锻的一期一振”。

虽然这不是主要原因,但我也不可能说自己是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情去做的这件事呢。

所以…

“要锻新刀了吗……不,我并没有什么怨言。”

呃,一期先生啊,虽然您这么说,却感觉有一丝丝的凉意从背后袭来……

我好声好气地解释:“想必您也看到了,光忠君这几天同我说话的次数和话题大大增加了,口中一直念着贞酱呢。”

一期展颜轻笑,温柔地看着我:“您不必在意,我因为前主人,有时会有些患得患失。”

啊,居然直接说出来了,我点点头,拍拍他手臂无声的安慰了一下。

我真傻,因为脑洞太大,有时候会突然想到黑暗本丸,就被吓到。

之后的锻刀证明了我的血统,果然也锻不出其他的刀男了…良心还是有点痛的,果然想要什么反而不会得到吗。

还是换一种方法吧,我看着夕阳下并肩看远山的小夜和宗三,决定了。

*
我是个憋不住话的人,只要心里面下了决定,就一定会去做,并且对亲近的人,会希望得到他们的理解和支持。对我来说,现在的刀男们就是我很信任的伙伴和家人。

在此之前,我把这事和安定一期说了下,得到了安定可爱的啾咪不说,还很意外的被安定的樱吹雪糊了一脸。

“阿路基这样信任我,我很高兴。”

安定笑起来就是个小甜饼啊。被安定啾咪我也很高兴。虽然只是脸颊(不不不我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)。

“如果是阿路基的话,可以有哦。”

安定啊,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吗???而且难道我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吗??


至于一期先生那里,就被温柔的摸脑袋了,感觉像是被当作弟弟那样对待了(*¯︶¯*)

“……今天的队长是小夜,”我环视了下站在院子里的刀男们,众刀都没什么意见的样子,“之前的事情大家也都有所耳闻了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想必各位对我也有一定的了解和信任了吧,我长话短说,这段时间我们频繁出战,虽然表面上看是为了全刀帐,但本质上我是出于想让大家与自己的兄弟刀或者伙伴刀重逢的目的,我知道你们都很辛苦,但我希望再坚持一段时间,解决这个相思之苦吧!”

结果不但说的很长,说到后面反而奇奇怪怪的了…

“阿路基!相思之苦是什么啦!!”

“如果这是主命的话!”

“……”

看到众刀男反响热烈,我很满意。

回溯时空之前,我亲手给小夜带上刀装,还揉了揉他柔软的蓝发,“把哥哥带回来吧!”

小夜的眼睛亮亮的看着我,重重点头:“嗯!”

*
结果真的带回了江雪左文字。

*
小夜和宗三,是很高兴吧,虽然他们一家看起来都不太高兴的样子,不过我已经学会了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技能了,在左文字一家身上非常好用。

“真奇怪……人们居然能从黑暗之中发现美……”

“因为小夜超可爱啊,吃柿子吗?”递过去。

接着,吃柿子。

“身为笼中鸟……”“宗三先生,您能帮我把贞酱带回来吗?光忠已经望穿秋水了。另外您再说笼中鸟什么的我就只能非礼您了。”我也不知道我说这话的时候在想什么,不过宗三先生并没有生气的样子。

“……好的。”?????宗三先生,您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吗??

他异色的眼微微弯了起来。

至于江雪先生,搞定了他的弟弟们(?),再忽略他丧失的话,就发现其实是挺温柔的刀男呢。

可能有兄弟的刀男,本质都温柔吧。

-未完待续-

谢谢观赏∠( ᐛ 」∠)_
给大家爱的啾咪。

评论(2)

热度(32)